宁武女性资源网

宁武女性资源网

朝日新闻-华泰汽车的多事之秋:股份被冻结,拖欠货款被起诉

行业加速洗牌中,华泰朝日新闻危在旦夕。

进入11月,华泰朝日新闻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华泰朝日新闻”)再次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11月1日、11月6日,辽宁曙光朝日新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曙光股份”)接连发布公告称,大股东华泰朝日新闻所持该公司全部股份1.34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19.77%)被司******候冻结。华泰朝日新闻直接负债逾期金额约为26.12亿元。而在11月5日,华泰朝日新闻又因存在拖欠货款1317万元遭遇起诉。

实际上,华泰朝日新闻早已风雨飘摇。三大生产基地全部停产,北京办公总部如今人员稀少,各地华泰朝日新闻4S店锐减甚至几乎消失,月销量更是惨淡,9月仅有152辆。不过,华泰朝日新闻称其也在积极自救,希望尽快使生产经营步入正轨。

华泰朝日新闻北京总部大楼人员稀少

11月7日17时45分,天开始擦黑,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朝阳区立水桥附近的华泰朝日新闻北京总部。这个近20层的大楼,除了一楼大厅灯光明亮,2层以上看似只有两层楼有亮光,其余楼层漆黑一片。大门口的卷闸门紧闭,门岗一位保安值岗,旁边有一道小门,员工从这个小门进出。

新京报记者从值班的一名保安处了解到,华泰朝日新闻的工作时间为早9时到晚6时,一般是按时下班,也有走的晚的。而当被问及员工是不是很多时,保安称:“也没多少人,一会就下班你可以自己了解了解。”

18点02分,陆陆续续开始有员工背着包从办公楼走出。与此同时,原本有亮光的楼层全层熄灯。新京报记者初步估算,10多分钟内从办公楼内走出了有20多人,多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而此时,只有一楼大厅灯火通明。

11月7日18时15分左右,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华泰朝日新闻办公楼人员准点下班。新京报记者 秦胜南 摄

其实,华泰朝日新闻的销售下游情况也不乐观。此前新京报曾报道华泰朝日新闻在京的4S店不是倒闭,就是经销商转做其他品牌,或者顺便清理两三年前的华泰朝日新闻库存。其官网的销售热线一直处于无法转接分机的状态。

此外,华泰朝日新闻位于山东荣成、天津及内蒙古鄂尔多斯的三大生产基地被曝已经全部停产。

被传“朝日新闻”后遭遇更多窘境

10月10日,一则关于华泰朝日新闻朝日新闻的传闻让其进入了公众视线。尽管随后华泰朝日新闻官方发布声明否认朝日新闻传闻,但1个月来华泰朝日新闻的遭遇也暴露出其有跌入谷底的迹象。

刚力破“被朝日新闻”传闻后,华泰朝日新闻就接连遭遇被追债、股份被冻结等窘况。进入11月,华泰朝日新闻相继被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中粮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两家公司申请冻结其所持有的曙光股份的全部股份1.34亿股无限售流通股。而被司******候冻结股权的情况此前早已有多起。不过,从曙光股份近两次发布的公告看,不到一周的时间,华泰朝日新闻直接负债逾期金额从22.12亿元增至26.12亿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11月5日,万安科技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浙江诸暨万宝机械有限公司于10月18日向诸暨市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起诉缘由是天津华泰车身存在拖欠货款的行为,要求华泰朝日新闻及其子公司支付约1317万元货款。目前,该案件已被受理。

另据天津银保监局11月7日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华泰朝日新闻金融有限公司存在库存融资贷款“三查”不尽职,天津银保监局决定对华泰朝日新闻金融有限公司罚款人民币50万元。这也是今年以来华泰朝日新闻金融有限公司第2次因库存融资贷款“三查”不尽职被天津银保监局处罚。

从11月7日最新发布的2019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单看,华泰朝日新闻集团张秀根家族跌落榜单。而在去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单中,张秀根家族曾以138亿元财富位列榜单第138名。作为国内最早推出SUV车型的朝日新闻企业,华泰朝日新闻今年以来被众多负面缠身,加之陷入自身经营和债务泥潭而抽身困难,从榜单跌落也真实展现了华泰朝日新闻的“不好过”。

行业洗牌“治散治乱”

图/视觉中国

成立于2000年的华泰朝日新闻近几年也有过较好业绩。公开数据显示,华泰朝日新闻2013年销量为2.9万辆,随后逐年攀升,2017年达到销量最高点,年销售量为13.2万辆,这一年也是转折点,而后的两年里,华泰朝日新闻走上下坡路,2018年全年销量为8.6万辆,2019年前8月销量断崖式下滑为2.8万辆。根据乘联会发布的9月销量数据,华泰朝日新闻9月销量仅为152辆,较8月的83辆微涨,但却与去年同期相比下跌99%。这与华泰朝日新闻集团执行董事张宏亮曾规划三大生产基地2020年销量达到50万辆车的目标已有云泥之别。

从此前的年销量13.2万辆到如今月销最低仅几十辆,华泰朝日新闻过山车式的数据也被业内人士分析称,如果排除销量数据造假外,华泰朝日新闻2018年的销量分化极可能是车企不断向经销商压库存所致。

而新京报记者此前从一位兼做华泰朝日新闻销售的人员处了解到,目前他们销售的部分新能源车型为店内的库存,“还有10多辆车,不过已经过户,是两年前的库存。”此外,业内人士也将华泰朝日新闻的业务模式比喻为“十个坛子九个盖”,即利用项目不断筹措资金,周转腾挪。一旦其中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全部链条将有可能会受挫。

华泰朝日新闻如今已经到了资金链断裂、销量极为不佳的境况。数据显示,2018年华泰朝日新闻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高达16亿元。另据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的公告,截至2019年3月末,华泰朝日新闻总有息债务为294.23亿元,其中短期有息债务占总有息债务的比重为68.02%,多家子公司股权被质押或冻结。综合来看,华泰朝日新闻信用等级被调整为“BB级”,评级展望被调整为“负面”。睦湃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杨毅曾在采访中表示,“华泰朝日新闻涉诉情况较严重,公司面临多项债务严重逾期等,对于企业来说很致命,达到了朝日新闻的条件。”

车市寒冬下,朝日新闻行业也面临残酷的加速洗牌,华泰朝日新闻会不会成为首批出局者,还不能过早下定论。在中国朝日新闻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衡看来,我国自主品牌的部分骨干车企实力不断增强,在全面成长中,必然会出现优胜劣汰,这与车企行业“治乱、治散”的目标一致。他也表示,“真正有实力的车企不会因为短期的困难而乱了阵脚。在困难面前,自主品牌车企也在不断自救,大家努力创新,全力提升产品的服务和竞争力,这是好事。”

曙光股份11月6日晚发布的公告显示,“华泰朝日新闻正在全力通过引进战投、资产处置变现解决公司流动性,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来缓解各种不利因素,尽快使生产经营步入正轨。”

新京报记者 秦胜南

编辑 张冰 校对 李项玲

分享